设为首页   |  加入收藏  |  联系我们      
玉湖集团
走进玉湖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员工动态    

罗俊新将同一件事做了二十多年

发布时间:2012-5-14

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/文 冯明/

 

 

 罗俊新是一个非典型潮州人,少年时代便去云南投亲,在云南读的大学,工作亦在云南,自1984年开始担任《西双版纳报》总编辑。《西双版纳报》有两种版本,一种是汉文,一种是傣文。对云南文化有一种天然热爱的罗俊新,与傣文版一个名叫刀永平的编辑,在工作之余共同整理傣族古歌谣。一次,罗俊新偶然从400年前的傣族学者帕拉纳的文章《论傣族诗歌的种类》中得知,傣族还有部和《格萨尔王传》一样伟大的英雄史诗,名叫《乌莎巴罗》。可惜以歌唱的方式,由民间艺人赞哈传承,至今未有正式文本面世。听说赞哈会把《乌莎巴罗》记载在古棉纸上,代代相传,于是罗俊新发动了所有编辑和记者去寻找一部完整的手稿本,却遍寻不得。

 一晃又是数年过去,某日,刀永平兴奋地跑过来找罗俊新,说在云南勐遮镇找到了一部《乌莎巴罗》的手稿,是一位老赞哈收藏的。原来文革期间,这位老赞哈怕《乌莎巴罗》的手稿遭到毁坏,偷偷将其埋在了山上的茶树林下,一直未挖掘出来。

 罗俊新赶紧和刀永平去了勐遮镇,说服老赞哈把手稿挖出来。这部珍贵的《乌莎巴罗》手稿,便是傣族史学界公认的勐遮版

 傣族被称为诗歌的民族,据记载,傣族叙事长诗有500部之多,其中最著名的有五大诗王:《四棵缅桂》、《十头魔王》、《粘响》、《巴塔麻嘎捧尚罗》,还有就是《乌莎巴罗》。而在五大诗王中《乌莎巴罗》被列为第一诗王。在傣族,《乌莎巴罗》的地位很高,只有经过“PK”而产生的第一歌手赞哈才有资格吟唱,长诗的传承方式也是由老赞哈带着新赞哈口口相传。

 拿到《乌莎巴罗》的手稿之后,罗俊新让刀永平开始翻译,他进行整理。傣族的叙事长诗,没有汉语言分段的习惯,吟唱版的《乌莎巴罗》翻译出来足有11万行,长达1000万字,其中有不少重复的段落,整理工作十分繁琐。

 1990年罗俊新离开西双版纳,先后到《清远报》(后改名为《清远日报》)、《潮州日报》工作时,仍然没有放弃对手稿的整理工作。如果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整理手稿算起,直至《乌莎巴罗》出版,罗俊新竟然将同一件事做了二十多年。退休后罗俊新在深圳一家企业做内刊主编,已定居深圳多年。

 2008年,深圳市委宣传部部长王京生对落实《乌莎巴罗》的出版项目作了重要批示。随即,深圳市宣传文化基金给予专项资助,国家出版基金也拨了76万元资助出版。去年初,《乌莎巴罗》被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重点图书项目。

 2012518日上午,《乌莎巴罗》将在文博会上首发,海天出版社特别从云南邀请了赞哈来到现场,千年史诗《乌莎巴罗》将在深圳唱响。

(摘自2012512日《深圳晚报》20)

下一篇(我司组织与益田集团进行篮球友谊赛)
上一篇(爱在这里传递)